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

《先知瑪莉Mary See the Future 》專訪



時而溫柔悲傷,時而尖銳暴躁,Mary see the future先知瑪莉的音樂總是帶給人如同冰火九重天的莫名快感。
先知瑪莉在2007年於台北成軍,2010年在「見證大團」活動中展露頭角,成員包含了貝斯手Fish、吉他手Roger、鼓手Eric、主唱Josh。

台上的他們,總是有股陰鬱優雅的帥氣,本來以為會是一場調性沉重的訪談,不過在暑假還沒破壞他們的形象之前,他們就展現出不同於舞台上的親(ㄅㄟˇ )切(ㄌㄢˇ ),讓我們繼續看下去....



暑假:你們是怎麼認識的
Eric:就大學的時候。
Fish:在路上「咦你也喝綠蓋?我也喝綠蓋。」(眾人大笑)
Eric:他們兩個是屏東人啦。
暑假:JoshFish是屏東人,所以你們真的是喝綠蓋茶認識的?
Eric:哈哈沒有啦,就是從朋友的朋友認識的。

暑假:那基本上都是誰在主導?歌都是誰做的?
Eric:歌大部分是Josh吧。
Josh:我喜歡的東西都滿多的,最後就是挑大家比較好發揮的方向去寫吧。

暑假:我以前看到Josh的時候,覺得他有點不好親近?
Eric:所有的人都這麼說。我球隊的隊友都說「幹,那個人真的很機掰!」
Josh:等一下!為什麼是機掰?
Fish:哈哈哈哈都沒講過話就被歸類到機掰哈哈哈哈!
Eric:我就問說為什麼?我的隊友就說「阿就看起來就很難相處阿」,我就說你又沒跟他相處過你怎麼知道?我有幫你平反。
Josh:你沒感覺就算了,怎麼會直接被歸類在機掰咧?
Eric:你要這樣想,大家看到我就會直接歸類在胖子阿。
Josh:那個是…………就很明顯阿。

暑假:入圍金曲獎有什麼感想?有很驚訝嗎?
Eric:有
暑假:真的歐?
Fish:阿不然咧!我騙你幹嘛?
Josh:每個人都會有灰姑娘的夢想阿。
Fish:又不是阿發他岳父。
Eric:得獎的是!
眾人:阿發他岳父!
Fish:我親眼看見他進妓院!
眾人:不是我得!還有誰得!?
暑假:這什麼東西阿?(爆笑)
Fish:鹿鼎大帝阿!


暑假:你們的頭髮都染奇怪的顏色?所以你們三個是為了金曲獎才去弄的嗎?
Josh:是啊。
暑假:所以是你們三個人同時去弄的?
Fish:是四個人啦!你不要忘記  他(Roger),不然他要不高興(大笑)
Eric:你不知道他在金曲獎前一個禮拜才PO了一篇文說他不受重視。
暑假:對耶!我一直覺得馬莉的團員只有三個人?上次去看想說咦?怎麼多一個代打的吉他手()
Eric:四個人!!我們有四個人。
Roger:為什麼扯到這裡?明明就不是在講這件事情!
暑假:因為我看你們第一章專輯的宣傳照只有三個人,所以一直以為是三個。
Eric:因為我們那時候規定頭髮太少不能上。
Roer:我們團一開始有很多奇怪的規定(無奈)

暑假:回想小時候的記憶,暑假都在做什麼?
Eric:打棒球
Fish:打電動,瘋狂打電動。
Eric:瘋狂打棒球。
暑假:誰在打棒球!我小時候都沒打過棒球!
Fish:學會樂器以前都是瘋狂打電動。

暑假:如果現在重回一個沒有壓力的暑假,你們會做什麼事情?
Eric:打棒球。
Fish:瘋狂打電動。或是重修吧哈哈哈哈!
Josh:其實現在的生活就跟放暑假滿像的,只是比較熱而已。
Fish:像現在雖然還是要上班,一下班還是都在做放暑假在作得事情。
Roger:就是要吹冷氣看漫畫。
暑假:所以心態上其實沒有太大的變化。
Fish:就是「咦?九月了耶?差不多要開始認真上班了。」這樣。
Roger:其實看漫畫也是有發揮作用的啦。有癒療的作用。
Eric:我怎麼覺得你要把看漫畫導向一個奇怪的方向?()
Roger:我不知道你在說哪個方向。(攤手)

暑假:接下來先知莉的計畫是什麼?
Eric:我們現在發了一張專輯兩張EP,接下來會再有一張單曲一張專輯。
暑假:所以你們都是很有計畫的在發行作品?
Josh:也不是,就是有東西的時候就發。通常都是用過生活在創作,寫一些生活中發生的事情。
暑假:所以剛才說都是Josh在主導寫歌,其他人輔助?
Roger:對,我們就負責過生活給他看。(眾人大笑)
暑假:所以Josh是一個觀察者,那有沒有想過寫一個關於頭髮比較少的歌?
Eric:沒有啦。Josh是覺得頭髮這種事情齁,是要自發一點,應該要Roger自己寫。
Fish:有自覺一點。
Roger:好!(十分堅定)

用音樂記錄自己的生活,也沒有想那麼多,想做就做。

Mary see the future先知瑪莉,就像是生活在你我周遭的平凡人,唯一不同的,就是他們靠著音樂看見未來,向前邁進。

MarySeetheFuture FB粉絲團
MarySeetheFuture Indievox連結

2 則留言: